专业诚信,竭诚为您服务!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交通肇事

分享到:0

王元杰家陈设极其简单。这个渴望幸福生活的家庭,如今的男主人,已经因这起让人痛心的肇事案被刑拘。

王元杰家的小院

在栖霞农村,农用三轮车是常见的运输工具

 

伤者死亡,涉案三人均已被刑拘

  夜色渐沉,烟头明灭之间远远就可望见。

  烟台栖霞农村一处河堤旁闪出三个身影,不安、紧张的情绪写在脸上。不时地嘀咕、短叹,已在他们中间持续了一顿饭工夫。终于,扔掉烟蒂后,三人下了决心。

  一辆农用三轮车尖叫着发动起来,调转车头,就这样将一位老人的生命从拯救推向了毁灭。一同带走的,还有这三个男人的理性、良知,以及各自的家庭轨迹。

  10月16日,发生在栖霞的这宗车祸,肇事方一度施救受害人,将其抬上车,但最终却调转车头遗弃受害人于路边。70岁的受害人被发现时已身亡。

  这是一段他们本不该走的“回头路”。

  有人说,就在小悦悦的经历刺痛了国人之心时,透过栖霞这宗“杀人案”演变例析,抛却薄弱的法制意识和脆弱的救援机制,可看出最可怕的不是道德的分叉,而是完全的背道而驰。

1

  司机是个“老手”

  10月20日,以苹果闻名的烟台栖霞,迎来一拨拨的客商。通过乡间的路上,各种农用三轮车、手扶拖拉机,不时地喷着黑烟驶过。

  在这里,农用三轮车以及拖拉机普及率相当高,栖霞交警大队肇事处理中队一民警说:“只要是种苹果的,基本家家都有车。以致每年苹果收获时节,我们民警全都得上路。”

  事故发生地距离栖霞城区30公里,是一条不足两车并排行驶的乡间水泥路。肇事的三轮车司机是41岁的王元杰,副座上坐着60多岁的邻居老邢,后挂车斗内坐着同村的老杨。他们三人在一处工地当建筑工。

  在10月16日当日,由于村里有人需要点沙子,王元杰便借用了堂弟的这辆车,拉了约一吨的沙子。下午干完活,三人开始往家走。

  王元杰没有驾驶证,但开车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。他的妻子于女士告诉记者:“21年前我进他家门时,公公就跟我说他从小就玩车,还没拖拉机高就敢上路了。”

  但最终,玩车“老手”还是栽在了车上。

2

为救老人

卸掉沙子

  按照事后肇事司机向警方供述的结果,案发时间应该在16日的下午5点半左右。

  王元杰这样对审讯他的栖霞交警大队肇事处理中队民警许琰君说,有条土路与水泥路相交,一位老人推着手推车拐到水泥路上后,本来在路边,此时突然往路中间插,他来不及刹车撞上了。

  被撞的是前面路旺村的70岁老人林老汉,手推车上装着一个苹果筐。

  王元杰没有立即驾车逃逸,而是与邢某、杨某跳下了车,忙把老人抬到驾驶室的副座上。老人身上的血迹,也就这样“印”在了副座上。归案后,他们供称此时老人尚有气息,许琰君告诉本报记者:“据他们的供述,当时的确是想把老人紧急送医的。”

  农用车喷着黑烟,由北向南前行了五六百米,来到了一处河堤旁。车上的王元杰等人寻思着,车上拉的沙子太重,影响了行车速度。为此,他们就在这里停车开始卸沙。

3

调转车头

丢下老人

  也就在沙子卸下后,他们发现老人伤情严重,在他们眼里认为救不活了。许琰君说:“我们专门问讯,你们中有没有懂医的,从何判定生命体征微弱。”对方供称,并无懂医的,只是其中有人按了脉搏,很长时间才跳一下。

  在这处河堤上,三人开始长时间地商量。根据许琰君的判断,他们在此处商量的时间,至少持续了半个小时。“5点半发案,回到家已经8点。除去来回的时间,在此处至少会呆上半个小时。这三人对于伤者的处理,的确表现得非常犹豫。”

  最终他们打定了注意,重新发动了农用车,调转车头,向案发现场驶去。由于已经天黑难以辨清,他们在驶过事故地点三四十米远的地方,才将副座上的老人搬下,扔进路边水沟。老人所用手推车,被他们藏到了附近的一处苹果园内。

  “我们审讯时,三名当事人互相推诿,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尚无法确定。”许琰君说道。而正在办理此案的栖霞刑警部门,则未进一步透露信息。

  三人的这一系列举动,可被视作案件性质改变的关键行为。

4

现场描述

露出端倪

  林老汉由于所处位置不容易被发现,10月17日下午2点半,警方才接到了目击者的报警。由于这条乡间公路沿线只有3个村子,民警的走访很快锁定了嫌疑人。

  当天,警方扑到了王元杰家中,但他不在。然而,驾驶室副座带有血迹的农用三轮车被警方找到。

  10月17日晚上,王元杰在家人陪同下向派出所投案,连夜被以交通肇事罪刑事拘留。然肇事处理中队民警进一步提审时,王元杰对于案发现场的描述性错误,让警方发现端倪。

  “我仔细询问时,发现了一个细节令人怀疑,那就是王某在回忆伤者被撞时,说的是在公路中间农用三轮车轧了过去,他也没下来看就走了。但现场时,死者的尸体是在路边水沟内,这与其回忆的案发现场极为不符。”许琰君说道。

  几经审查,最终,王才供述了肇事撞人后又伙同他人遗弃伤者的犯罪事实。

  办案的交警部门意识到了案件性质的转变,移交至刑警部门。10月18日上午,邢某、杨某两人也相继归案。10月20日,栖霞市公安局政工科民警刘红伟对本报记者说,目前,刑警部门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已对三人立案侦查。

  南京师范大学法理学博士丁延龄根据所提供材料,分析说道,王元杰在撞倒老人后,由于没有驾照,老人身亡,构成的只是交通肇事罪。但王等三人在将被害人“带离”事故现场后遗弃,则有积极的危害行为。

  如今,王等三人,已被刑拘羁押在看守所。

  从河堤到遗弃现场,只有五六百米的水泥路,农用三轮车一趟跑过去,也就仅需几分钟。但他们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抽烟,商量或者争吵;最终,他们走了最不该走的“回头路”。

  时至今日,在河堤上三人密商的内容仍然无从被外界知晓。比如期间的犹豫、有没有过争吵、有没有过驳斥及附和?

  记者调查发现,几名当事人案发后整日间都在协商,心中的焦虑家人尽可看出。从起先的积极救人、再到调转车头遗弃,他们选择了这么一段“回头路”,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A

不愿掏的

医药费

  栖霞市泉水西店村内,村民已皆知此事。王元杰的家陈设简单,略显破败。堂屋中的全家福照片上,10多年前的王元杰留着平头,显得很精神。他跟妻子结婚21年,现有两个女儿。

  在栖霞,因苹果致富的人很多,宝马、奔驰在有些乡镇都可看见。但王元杰没能靠着苹果发财。妻子于女士没说几句话,就开始泪流满面。

  于说:“家里的苹果园前几年刚种了新苗,现在还没长大。老苹果树产量上不去,一年只能挣到几千块钱。”这一点,办案民警许琰君也曾听王元杰提到过,“当时王在供述时,就称他们主要怕医药费太高,自己家里没钱,实在无法承担动辄上万的医药费。”

  王元杰有位大哥,前几年因胃癌刚动过手术,现在仍无法干重体力活。父亲患有心脏病,需要常年吃药,母亲身体也不太好。因此这几年,王元杰实际成为王家的顶梁柱。

  对于他的性格,村内几位百姓称此人老实、本分。

  王元杰的大女儿21岁,初中时就已辍学在外打工,而11岁的小女儿正在读小学。王元杰大女儿说:“打工的钱,要么给爷爷奶奶买药了,要么就给妹妹攒着当学费,平常没剩下。”前些日子能用打工的钱给家里换铝合金窗,这让她一直很高兴。

  卖苹果挣不到钱,王元杰在收拾四五亩田地的闲暇时,就外出打工.

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

  • 谷海波
  • 手机:18080048076
  • 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地址:成都市天府广场旁领地中心九层